行业动态

详细解读 2018年以来,养老机构发展呈现 8大趋势,3大投资特征!

发稿时间:2018-11-08 14:01来源:年丰实业 【浏览次数:次 】

8大趋势
 
1. 中流砥柱:社会力量成为养老机构投资运营主体
 
只有市场才能敏锐地捕捉到老年人的各种养老服务需求,并通过公平的市场竞争来为老年人提供适合的养老服务。目前养老机构的双轨制发展环境明显不利于其健康发展,要大力发展民办民营养老机构,同时改革目前的公办养老机构。未来,民办民营养老机构将逐渐成为养老机构的主体,养老机构的市场化趋势将会更加明显。
 
2. 规行矩止:规范化、标准化运营是未来主旋律
 
近年来,《养老机构医务室基本标准(试行)》、《养老机构护理站基本标准(试行)》、《老年人照料设施建筑设计标准》(JGJ450-2018)、《养老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等标准规范的出台,均涉及到对健康养老产业各方面的具体规定和要求,表现出政府对健康养老服务业的宏观调控将越来越注重运作的规范化和标准化。
 
另外,各地陆续推出了养老地方法规,如北京市公布的《北京市公办养老机构收费管理暂行办法》、在2016年开始实施的《江苏省养老服务条例》等。未来,各级各地政府有望再出台更多具有地方特色的、规范健康养老产业发展的法规条例。
 
3. 泾渭分明:养老事业与养老产业将分工明确
 
从近几年出台政策中可以明显看出,政府从主导行业动向引导市场对行业进行自动调整,从倡导大势转向标准化制定,开始逐步退居幕后,将产业竞争留给市场,不再做健康养老产业市场角逐的运动员,而专心做裁判员,制定标准并监督标准的执行。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在发展较为快速的机构养老版块,政府开始进行进一步的重点转移,公办养老机构完全承担兜底责任,而不再参与市场角逐,如北京的第一与第五社会福利院等原中高端公办养老机构均改为接受高龄、失能或失独家庭老人,广州市老人院则设立失独专区。公办养老机构的退出,引导大量高净值人群将走向民办养老机构,无疑是将更大市场让给民营养老机构发展。
 
此外,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明确限定了公办养老机构的价格与服务对象,促进公办养老服务的改革,为其他养老服务机构的发展留出更大空间。其次,将政府购买服务列入公益性服务的改革进程中,通过财政支出对公益性养老服务进行支持与调整,同时扩大民办养老机构价格自主权,促进民办养老服务业的进一步市场化,未来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的市场前景更加广阔。
 
4. 融会贯通:机构养老服务将与居家、社区养老服务融合发展
 
老年人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身体健康状况不断下降。这导致了老年人的服务需求呈现以下特点:一是服务需求内容丰富;二是服务需求在专业化方面不断递进;三是服务需求更加注重就近、便捷,更加注重服务的可获性和可及性。相较于集中居住的养老机构服务,更符合老年人心理和服务需求特点的是在熟悉的社区获得连续性、综合性的服务。未来,随着我国养老服务的快速发展和养老服务网络的不断建立和完善,机构、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一体化发展将是必然趋势。
 
5. 大势所趋:小型化、专业化、社区化、连锁化将成为养老机构发展的主要态势
 
从我国老年人养老服务需求和国际养老机构发展趋势看,“就地养老”是大势所趋,近年来不断加剧的养老机构郊区化态势,使得老年人脱离原有生活圈,甚至割裂了他们与其他年龄层人群的交往,致使养老机构原本的隔离化特征更趋突出。
 
国际上许多国家的经验表明,无论是从经营管理和专业化角度,还是从老年人宜居舒适度角度而言,养老机构规模都不是越大越好,床位也不是越多越好,较理想的养老机构规模应在300张床位左右。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老年人对养老服务专业化需求的提高,未来养老机构的小型化、品牌化、连锁化趋势将更加明显。
 
一是未来的养老机构将尽可能社区化,即依托社区发展养老机构;二是养老服务行业是微利行业,只有通过规模经济才能实现盈利,小型化、连锁化经营是机构获取市场份额、提高市场竞争力的必然选择。因此,未来养老机构小型化、专业化、社区化、连锁化的趋势将会更加明显。
 
6. 相辅相成:养老机构“养医结合”发展趋势将更加紧密
 
未来,“养医结合”服务将成为养老机构发展的主要方向。所谓“养医结合”,就是将“预防、治疗、康复、护理”服务融为一体,“养”和“医”相辅相成,相互补充。“养医结合”服务既能满足入住老年人的养老需求,又能满足老年人长期的慢性病管理、康复、服药等基本医疗需求。“养医结合”的模式可多种多样,既可以在养老机构中设置医务室、卫生所(室),也可以独立设置康复医院、护理院,此外还可以和周边医疗机构签订合作协议,为老年人提供医疗服务。
 
7. 升级换代:服务将更趋亲情化、人性化发展;机构建设从指标化到精准化
 
随着我国政府对养老服务业的不断重视、民间力量对养老服务业的不断介入,以及养老服务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养老机构的发展模式将逐步走向“集约型”,未来养老机构将会更加注重服务的质量,更加注重服务的人性化和亲情化发展,通过服务质量占领市场,通过亲情化、人性化的服务树立品牌。
 
由于当前养老机构和床位建设数量仍被纳入考核指标,地方政府多鼓励机构做大做全。很多地方由地方政府主导建设的社会福利中心和养老服务中心,基本由政府划拨用地,投资多、占地多、机构人员多,有公立医院入驻,作为“示范性”养老服务机构推出。由于前期投入高,收费也相对较高,脱离了普通群众的接受能力,入住率普遍在30%以下。为此,应纠正“示范性”养老机构档次越高越好的错误认识。
 
8. 鼎力相助:从顶层设计到落地实施,政策从宽度和深度的支持力度逐渐加码
 
一是强化政策支撑。及时做好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涉及法律法规的修改,将有效的改革创新经验及时上升为法律规定。加快建构养老、孝老和敬老政策体系,做好政策制度衔接,切实落实养老服务相关税费优惠扶持政策,突出抓好“最先一公里”问题。
 
二是强化标准支撑。健全包括养老服务基础通用标准、服务技能标准、服务机构管理标准、居家养老服务标准、社区养老服务标准、老年产品用品标准等在内的养老服务标准系,推动国家、行业、地方和企业标准相衔接,整体提升养老服务业的标准化、规范化发展水平。
 
三是强化人才支撑。推进养老服务相关专业教育体系建设,建立以品德、能力和业绩为导向的职称评价、技能等级评价制度,拓展养老服务专业人员职业发展空间,增强其职业荣誉感和社会认可度,推动各地保障和逐步提高养老服务从业人员薪酬待遇。不断壮大以专业人才、老年社会工作者、养老服务志愿者、老年人家庭照料者相结合的养老服务队伍。
 
四是强化科技支撑。推动养老机构信息服务平台和社区公共服务综合信息平台建设应用。支持养老服务机构、社会组织和企业利用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网、智能终端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提升养老服务质量。推进健康养老等民生科技加快发展,加大老年人用品的研发力度。
 
 
3 大投资特征
 
中国“未富先老”的社会状态,逐渐点燃了养老产业的投资机会,根据我们对养老服务业的观察,虽然我国的养老大消费时代还未来临,但是企业家敏锐的嗅觉早已在行业内提前布局,呈现出多种投资特征。
 
1. 投资领域:“服务”+“地产”
 
(1)全过程的养老服务
 
从老年服务到临终护理的全链条养老,满足健康老人、介助级老人、介护级老人、特级护理老人的全方位养老服务需求。老年人对养老服务需求的增加促进了养老服务细分方向的发展,不断促进了新型养老服务的成长。其中养老护理服务、老年日用品领域、养老文化娱乐、养老金融保险、老年教育市场等都是投资的重点方向,渗透老年人的产品需求、服务需求、人际需求、精神需求、个人价值、社会价值六大功能需求。
 
(2)多样化的养老地产
 
我们认为养老地产按机构类型可分为养老机构、养老社区、综合性养老基地;在养老地产的主要开发模式上可分为候鸟式养老,主要是针对季节性养老人群,去南方过冬去海边避暑等,例如海南博鳌乐城,第二是活力型养老,主要是针对身体较为健康刚步入养老退休队伍的老年人,更需要的是富有活力的生活方式,例如德国上海奥古新诺颐养中心,第三是农家式养老,寄住在农家庭院里,享受优美的环境以及怡然农家乐生活状态,例如浙江省天目山地区农家寄养式异地养老,第四是高端养老,主要是外籍人的父母以及国内的“三高”(高干、高知、高收入)老人,为其提供优越的生活居住以及养老服务条件,例如新华锦长乐国际颐养中心等,第五是医护养老,主要是对于疾病老年群体提供治疗疗养功能,例如北京小汤山养老院。
 
2. 投资主体:“内资”+“外资”
 
据估算,我国养老市场规模在2014年约4万亿,2030年有望增至13万亿元(数据来源:中国社科院老年研究所)。近年来,国内资本中的传统地产开发商(目前有80多家房企进入了养老地产的领域,万科、保利、远洋、复兴等)、险资(泰康人寿、中国人寿、太平保险等)、上市公司(海航、凤凰股份、雅戈尔等)纷纷高调宣布进军养老产业,不少央企,如中石化、首钢、中信等也纷纷布局养老产业。
 
另一方面,受市场前景吸引,众多外资养老企业也纷纷瞄准中国市场,试图在中国打开“银发产业”蓝海。如在老年用品方面,美国雅培制药有限公司开始关注中国老年营饮品研究,金佰利公司已开始挖掘国内成人纸尿裤市场,养老地产方面国内首家中外合资经营性养老服务机构上海凯姜展老年护理有限公司、日本维斯福祉有限公司等都在中国加紧布局。
 
3. 投资模式:“资本”+“运营”
 
纵观所有养老产业投资情况,主要的投资模式以资本输出和运营管理输出。国内外保险业、房地产业、银行业、风投机构以及其他投资机构,成为养老产业注资的主要力量。例如大江股份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仁晖与上海乐龄公司签订增资认购协议,认购乐龄公司90%股份;亿城投资与汉盛资本合作,共同在中国开发运营高品质养老社区。
 
伴随着养老地产开发的逐渐成熟,养老服务运营机构也应运而生,与养老地产相辅相成融合发展,我国传统养老机构主要由政府主办,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多,养老市场不断扩大,养老机构专业运营企业不断增多,如上海亲和源、康乐年华、中精众和等。同时,我国养老服务运营市场也受到了国外发展成熟的养老服务机构的关注,品质卓越的法国养老服务、细致高端的日本养老服务等都开始了中国市场的角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