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乡村振兴,为什么不叫农村振兴?一字之差,农村更突出农村是搞农业的地方!

发稿时间:2019-01-11 14:12来源:年丰实业 【浏览次数:次 】
乡村振兴,为什么不叫农村振兴?
 
一字之差,农村更突出农村是搞农业的地方,是农民生产生活的地方。乡村振兴更突出地域概念,不光是农业。
 
 
乡村不能只搞农业,而且乡村今后也不光是农民生产生活居住的地方。
 
像欧洲,法国的乡村,居住在法国乡村非农民占三成,这叫逆城镇化,我们的逆城镇化也会到来。
 
 
乡村振兴:塑形+铸魂
 
“天价彩礼”、“厕所革命”不只是噱头
 
首先,乡村振兴要塑形,而且要从基础开始。
 
比如现在讲“厕所革命”,有的地方可不就是搞个形象工程革命就完成了。有的地方厕所一改,政府补千八百块钱,农民掏一两百块钱,改完就不管了。冬天一上冻,农民着急了,冻了怎么弄。
 
在北京知道,北京现在厕所各个也没有真正完成,郊区、城中村家里哪有厕所,都是旱厕。现在讲乡村振兴战略,要突出问题导向,要及时讲这些问题。如果忽视问题:
 
把“乡村振兴”当成一个口号来喊,喊十年二十年乡村也振兴不了。
 
然后是要多引导农民,移风易俗,清除农村的不良社会风气。就说现在天价彩礼“一动不动”,一动就是汽车,不动就是房子,或者三斤三两,三斤三两钞票就是十万,不用称,这个不算高的。
 
提高农村社会文明程度,农村的乡风文明,还得靠德治,靠自治,靠乡规民约。
 
乡村振兴,既要塑形,也要铸魂,要形成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焕发乡风文明新气象。推动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必须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提升农民精神风貌,不断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
 
不光是富口袋,还要富脑袋。
 
乡规民约:无价之宝
 
传统的规矩,现代的价值
 
在快速工业化城镇化大潮下,农村人口流动性显著增强,乡土社会的血缘性和地缘性逐渐减弱,农村由从熟人社会向“半熟人社会”加快演化。
 
一些地方乡村文化特色逐步丧失,传统重义轻利的乡村道德观念侵蚀淡化。人际关系日益功利化,人情社会商品化,维系农村社会秩序的乡村精神逐渐解体,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乡村社会秩序的失范。
 
乡村是否振兴,要看农民的精气神旺不旺,看乡风好不好,看人心齐不齐。
 
但是在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缺乏一套适应农村社会结构特征、符合农民特点的有效方式、办法和载体,隔靴搔痒、流于形式的问题比较突出。
 
这时候,重新引入乡规民约就有了必要性。是什么?“乡规民约是一个地方慢慢形成的,大家都愿意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
 
确实,一个好的家规不仅能够影响一代代族人,也能够升华为乡规民约,教化着当地的民风。网友“庐陵斯琴”介绍了江西省吉安县梅塘镇前岸村的村规:“孝顺父母,尊敬长上,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毋作非为。”
 
这六句话本来是萧氏宗祠的祠规十二条,记载在百年家谱中,后来成为一村之规,世世代代教化着村民。据说,村里风气特别好,几乎没有什么打架扯皮的事,也没有不赡养老人的事。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乡规民约往往是根据当地的社会情况和实际需要逐渐形成的,也就带着鲜明的地方特色。在福建周宁县浦源村有一条鲤鱼溪,据传在宋代,人们为了净化水源,便在小溪里放养了鲤鱼,还制定了禁捕伤害鲤鱼的族规,村民们也严守族规,代代相传,从此保护鲤鱼便成了这里的乡规民俗(网友“冰清玉洁”);
 
河北省井陉县于家石头村缺水,对用水、节水高度重视,于家石头村在清代时就订立了《柳池禁约》,对旱池的维护、水量分配上都有明确规定(网友“海盐飘雪”)。
 
人都走了,乡村振兴靠谁?
 
要让农民成为让人羡慕的人
 
2017和2011年相比,农村常住人口减了九千万人。现在很多村庄叫房堵窗,户封门,家家不见年轻人,有的村可能一看就剩几个人了。
 
中国农村正处在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这里面最重要的变化是什么?人口的变化。
 
人都流走了乡村怎么振兴?靠七老八十的人振兴?
 
大量人口向城镇迁移,村庄空心化、农民老龄化程度加剧。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出现家庭分离,村庄空心化、“三留守”问题严重。
 
这时候,我们根本要做的其实是:
 
让农民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才能让人们回来。
 
长期以来,“农民”二字不仅仅是一种职业称谓,还是一种身份象征,农民作为社会最庞大的群体,但获得社会平均利润的机会却较少。
 
新时代乡村全面振兴,要让农民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怎样才令人羡慕?农民的收入要高,不仅工作选择多,且体面有尊严,不仅经济来源渠道广,且增长幅度大。
 
农民的生活要好,能享受和城市一样的生活设施和社会福利,忙时乡间劳作,闲时进城逛逛,生活丰富多彩。
 
农民的机会要多,既能扎根乡村,也能融入城市,全面发展的束缚被打破,向上流动的机会大大增加。
 
农民的心情要美,一年四季不再候鸟般往返城乡,一家老小都能团圆喜乐,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在田园牧歌中实现“诗意地栖居”。
 
收入高是基础,生活好成标配,诗意栖居作追求,乡村全面振兴后,做农民将是一件幸福的事。
 
这样人们才会愿意回来,乡村才能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