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关于乡村振兴,中央一号文件给出的七个实操方向!

发稿时间:2019-03-14 14:09来源:年丰实业 【浏览次数:次 】

方向一:综合性解决方案将成为乡村振兴规划的新方向
 
《意见》明确指出 “把加强规划管理作为乡村振兴的基础性工作,实现规划管理全覆盖。” 规划管理即是要求规划更有针对性、系统性、指导性对于乡村尺度,规划实操性要求更为突出。
 
乡村发展动力系统包括两大板块,一是内生动力系统,核心在于培育新产业体系、新建设主体、新利益机制、新治理模式;一是外生动力系统,主要包括新金融体系、新服务平台、新乡土文化、新乡村风貌。其次,乡村发展涉及到民生、土地、产业、环境、设施方方面面,具有一定的复杂性,文件指出 “多规合一”理念,正是对传统型旅游规划设计提出更高要求,综合性解决方案是其创新升级的重点和难点。
 
方向二: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模式探索将成热点
 
《意见》重点强调“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在“三个坚持”(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不搞私有化;坚持农地农用、防止非农化;坚持保障农民土地权益)的前提下,放开“两个允许”(允许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担保融资——方便抵押贷款;允许在县域内开展全域乡村闲置校舍、厂房、废弃地等整治——盘活土地资源),推进“两个加快”(加快宅基地使用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力争2020年基本完成;加快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完成“一个推开”(全面推开农村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和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曾经指出,关于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大家比较关注。这个问题有些解读不全面,不能误解误读,一定要把握好,这里有三个限定词:一是它是集体的经营性建设用地,并不是集体的所有的建设用地,因为农村还有公益性建设用地和宅基地,更不是原来建设用地之外的其他耕地,这是一个限定词。二是符合规划。即使取得土地使用权,要建设什么也要符合规划。三是用途管制。概括地说,允许入市的只是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必须在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的前提下,农村集体的经营性建设用地才可以出让、租赁、入股,并不是说所有的农村建设用地都可以自由入市,而且我理解,即便是集体的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首先也还要确权、确地,不能无证转让。还要规范公开的市场操作,不能私下授受。
 
方向三:产业型乡村走IP化创新之路势在必行
 
《意见》明确指出,“加快发展乡村特色产业,倡导“一村一品”、“一县一业”,鼓励乡村创响一批“土字号”、“乡字号”特色产品品牌。“一村一品”、“一县一业”为旅游主题化做背书,“土字号”、“乡字号”的要求即是乡土IP的要求。通过主题包装、IP化造势是产业型乡村文旅振兴项目的重要途径,通过IP形象设计、农礼文创研发、旅游商品包装等一系列手段讲好特色产业故事、做好IP推广,对实现乡村特色高识别度、强竞争力、高附加值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方向四:用旅游的方式升级基础设施或将更为符合乡村现实
 
除了资源活用痛点之外,基础设施升级是中国乡村普遍存在的另一痛点,尤其是文旅进入乡村,基础设施升级要求则更为急迫。提出“扎实地推进乡村建设”中,更是重点强调了“深入学习推广浙江‘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经验,全面推开以农村垃圾污水治理、厕所革命和村容村貌提升为重点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确保到2020年实现农村人居环境阶段性明显改善。”为乡村发展带来利好,文旅型乡村项目可通过用旅游的方式创新污水处理、乡村道路建设、乡村厕所革命、村容更新等实际问题,既是保存乡村个性、避免村城雷同大修大建的有效途径,也是乡村建设更为实际的操作办法。
 
方向五:乡村文化建设要求为文旅介入乡村带来多种可能性
 
2018年文化部与旅游部的合并,为中国传统文化导入旅游事业开了个好头。此次《意见》发布重申了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支持建设文化礼堂、文化广场等设施,培育特色文化村镇、村寨。”直接表明国家对于乡村文化建设的重视,基于对乡村在地文化的保护、再塑造和传播等一系列的期望,从村史馆、乡村博物馆建设,到非遗传承体验,到文化景观、特色建筑营造、生活方式呈现、文创商品的研发等环节会有更多更优的可能性,未来诗意的乡村景观+舒适的建筑空间+有灵魂的文化内容或是文旅型乡村的基本配置。
 
方向六:乡村产业业态进一步扩展,为创新乡村产品模式提供了灵感
 
《意见》明确提出“充分发挥乡村资源、生态和文化优势,发展适应城乡居民需要的休闲旅游、餐饮民宿、文化体验、健康养生、养老服务等产业。
 
乡村即将摆脱民宿+采摘的简单模式,乡村可接受的产业业态将进一步扩大和增多,活跃在城市、特色小镇、旅游景区的休闲业态、文化体验、新型服务将走进乡村,这将对乡村产品营造提供了启发灵感,从而带动人才返乡。同时结合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条件的放活,乡村有可能会形成与城市不同的综合性文旅目的地。
 
方向七:数字乡村与智慧农业革新的实现更为现实和可行
 
《意见》重申了此前提到的“数字乡村”战略,要求扩大农业物联网示范应用,开发适应“三农”特点的信息技术、产品、应用和服务,全面推进信息进村入户。相比于之前对数字乡村、智慧乡村的呼吁,此次文件的提出更具有现实性和可能性。
 
当前,我国正处在信息化与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历史交汇期,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紧紧抓住信息化带来的重大历史机遇,深刻认识到实施数字乡村战略是历史与现实的必然选择,实施数字乡村战略要符合“网络强国+乡村振兴”“数字中国+乡村治理”“数字经济+共同富裕”的要求,坚持走中国特色数字乡村发展之路。